高三,隐身。外链暂时关闭。私信不发链接,谢绝一切转载。

【玉雪】灵与肉三则之二

-微量雪童子(我很难拥有的)新皮衍生,色气向警告。

-灵与肉三则目前已更新两篇  传送门《》9012年了,我终于想起填坑

-其余玉雪《岁月渐长》《二十一年

-我这个人嘞,写文全靠脑补,主要是场景意识流。大家可以和我学,用正确打开方式看我的烂文(。


      -

   《肌》

雪童子以雪为肉,以冰为骨,莹白不似凡尘中物。他一身皮肉冷如白玉,触手生寒,总让玉藻前生出些温软或狎昵的心思。

狐妖欺身上去,猩红的锦缎从苍白的背上滑下来,他从衣物的束缚中脱出,属于男子却...

【黑瓶】吃饭

一辆没开起来的车,后来变成了不盖棉被纯聊天。

 

     -

张起灵手中的筷子今天第四次“哐啷”一声,被黑瞎子的筷子撞偏了。

凡事不过三。张起灵皱了皱眉。简明扼要:“要干嘛?”

黑瞎子笑嘻嘻地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嘴里,含混不清地道:“谈谈。”

“吃饭,”张起灵冷冷道,“食不言。”

“9012年了,哑巴,还像个老头一样,能不能和你的脸稍微配合一下?”黑瞎子挥了挥筷子,“就问你两个问题,问完你继续吃饭。作为交换,今天我洗碗。”

再拒绝就是不给面子了,虽然洗几个碗其实并不麻烦。张起灵啧了一声,放下筷子靠回椅背上,用眼神无声地催促道:快问。

黑瞎子清了清嗓子,很严肃一样。

“第一个...

【瓶邪】镇宅宝瓶

多年之后重回瓶邪坑,真香。


   - 

几个月前,张海客来了一趟雨村。除了人到了之外,还带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其中有个市价九十万上下的瓶子,说是有镇宅祈福的作用,要送给闷油瓶,美其名曰孝敬族长。闷油瓶看起来毫无触动,大概是觉得钱这种东西是身外之物,或者是根本看不上这些东西,但还是很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胖子欣慰地说瓶仔懂得持家了。张海客在一边苦笑,说我们这像貔貅的老窝,只进不出,门票钱贵得吓人。看上去好像挺肉痛的。

张海客走之后,我把瓶子拿出来,打算搞点措施把这个全家最贵的东西保护起来,但是胖子阻止了我,说就随便摆在家里,多有面子。我有点小怕下次小花看见了直接拿去抵债,但是听了胖子的话后...

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开开心心——

恺楚提前过年,诈尸留念qvq

【恺楚】居于人间

-除草啦!

-是《渐黄昏》的同系列。

-原句来自于《许地山散文》,阅读理解和原文无关。

另外,可不可以拥有评论!!!!


  -

这个家的一天,往往从楚子航打开床头灯开始,也从他关上床头灯结束。

楚子航通常是起得比较早的那一个。清晨七点半,天光已亮,他尽量轻地从被子里钻出来,然后掖好被子。意大利人的睡相不太好,楚子航总有种强迫症,一定要用被子把他整个盖住。做完这一切后,他走进卫生间洗漱更衣,然后去厨房准备好早餐的材料。接着,他会给两位新的家庭成员——一条金毛犬和一只有着金色眼睛的黑猫——添上口粮。七点五十五分,他回到卧室,静静坐在床沿上,等着设置在八点钟的闹钟叫醒恺撒,并阻止他...

【黑瓶】一个闲散的夏日午后

-lofter除草

-是写给 @喷雾剂小分队 的,混更走一发(


  -

“南瞎北哑,俩残疾人嘿,”黑瞎子琢磨了一下,笑了,“有点悲惨的意味。”

张起灵坐在旁边,收拾昨天上山采的草药。他赖在躺椅上晒太阳,闭上眼也能感受到视野里一片滚烫的红。他干脆扯了顶草帽盖在脸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哼歌,偶尔心血来潮了跟张起灵讲几句话。但这次过了一会儿没听见任何回应,连一声“嗯”都没有,也不知道张起灵是不是睡着了。他伸了条腿去踢张起灵,一下子被捉住了脚踝。

“也不吱一声儿。”黑瞎子道。他只套了条大裤衩,脚踝被张起灵的手捏得有点痛。他往回缩了缩,立刻感到脚踝被松开了。又沉默了一会...

1 / 12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