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蛇】风雪归处

-灵感来自@墨蛇君 感谢太太授权!

-ooc预警

 

灵蛇裹着大氅,缩在椅子里。窗外的雪落得簌簌有声。室内却只有炭火在炉中燃烧的轻微爆裂声。炉子里冒出白烟,温暖地蒸腾在空气里。

灵蛇在看着些医书。桌上散落着许多书卷,让人不由得心烦。

这时门吱呀了一声。寒风顿时裹挟着雪花吹进来。飞燕快步走进房间,反手推上门。他略俯了俯首,道:“尊上。”

“嗯。”灵蛇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抬起眼看了看飞燕。青年的银发上显不出雪花存在过的痕迹,衣物上却依稀看得出些水渍。他啧了一声,心头莫名烦躁,之后又觉得有些莫名。这时他想起桌上还有乱糟糟一堆书没有收拾,便随意抬起手虚虚一指:“替本尊把桌子收拾了。”飞燕应了一声,利落地收拾起来。

也许是被炉火烤得有些慵懒,灵蛇只觉得自己要变成一条真正的蛇,此刻要缩进洞里冬眠。他估摸着什么时候出去走一走,舒展舒展筋骨。

飞燕把书卷收拾整齐,又把砚台和毫笔放在一起。这时灵蛇忽然问了一句:“外面雪可是下得很大?”飞燕低声应了一句:“是。”片刻又补充了一句:“已经掩了门前台阶了。”

“台阶可以待会再扫……”灵蛇放下书卷,从椅中站起身,“现在,不如陪本尊一同外出赏雪。”

 

飞燕所言不假。门前台阶上厚厚的一层积雪,把两人的足迹拓印得清晰可见。

昆仑山的雪绵延不绝,亘古不化。触目尽是白茫茫一片。耳边只有风声,半点鸟雀不闻。积雪足有人小腿深,所幸两人都轻功高明,借着些踏雪寻梅似的雅兴,一路脚步轻快地向上走。灵蛇在前,飞燕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手中拿着一把竹伞,稳稳地撑在灵蛇的头顶。

灵蛇淡金色的卷发被风吹起来,摇晃在飞燕低垂着的眼底。他追随灵蛇多年,实在很少见到灵蛇有这样的兴致。他依稀记得上一次灵蛇和他一道出来的时候,以自己的身高尚不足以给灵蛇撑伞。何况那一次并不是为了赏雪,而是有一只蛇侍失控作乱,灵蛇出手解决,顺便带他出来观摩学习而已。现在自己已经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能够为灵蛇分担起大小事宜。很多事情不再需要灵蛇教他,比如:应该把灵蛇当成生命中的什么人。

最初这个概念并不甚清楚乃至于暧昧不清,直到前不久的某天早上他伺候灵蛇起床更衣,自己不受控制的停在灵蛇身上的目光清楚地告诉他答案:他是想和灵蛇共度一生。作为一个能和灵蛇并肩,甚至挡在他身前的人。

 

他们渐渐走到山巅。眼前是起伏的洁白的山脉。莽莽昆仑之中,除了他们之外,再不剩别的什么。

青年脊背挺直,一身劲装,似是一点不觉得寒冷。眼罩遮盖下的瞳孔里,明明白白写着迷恋和温存。

灵蛇比他年长,自然也察觉到飞燕对自己的感情早已变得语焉不详。而他自己的心中,也并不是半点别的情思也无。灵蛇看了半晌雪,忽然转过头去看看飞燕,这才发现青年的肩头已披满了雪花。

灵蛇心头微微一动,鬼使神差地抬手要把雪拂去。这一举动着实吓着了飞燕,忙背着手退了一步,低喊了一声:“……尊上!”

他这个样子,倒是让灵蛇有些局促不安,便偏了半边颈,低声道:“若是风雪寒冷难耐,便告诉本尊。这雪不看也罢,你我一道回房就是。”言语间不过几个字,他露出的白生生的耳尖竟是微微泛了红。

飞燕摇了摇头,道:“属下无碍。”他重新把伞举到灵蛇头上,让金发的主人不被飞雪所扰。

“飞燕愿陪尊上,再看一阵的风雪。”


评论 ( 7 )
热度 ( 52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