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蛇】小寒

-一直觉得飞燕的衣服看起来就很冷,私心给他加件衣服。

-天冷了,灵蛇有些想冬眠。其实我也很想。



今日已是小寒。

飞燕早起晨练罢,一路踏雪,直往灵蛇山庄而去。他足下轻点,倏忽间已是数十米。


飞燕推门进来时,灵蛇方从床榻上坐起来。室内的炉火将空气烤得温暖,灵蛇向来畏寒,此时怏怏地靠在被褥中不愿起身。隔着放下来的床帘他恍恍惚惚看见门开合了一下,一个瘦高的人影闪身进来。他低声唤了一句:“飞燕?”那人立刻走到床边,微微掀起床帘的一角,应到:“尊上。”

灵蛇迷迷糊糊的,飞燕也不知道他究竟反应过来了点儿什么没有,等了一会儿没听见灵蛇发声,心下明白这是灵蛇的例行赖床。他低低笑了一声,后退几步去取炉火上热着的水。

滚水倒在杯中立即蒸腾出热气。飞燕取下手套,试了试杯壁的温度。这种温热使人在寒冬中生出无可抑制的贪恋,入口时却会烫伤人的唇舌。他正想将水稍稍扇冷,忽然听见灵蛇在身后喃喃了一句飞燕。他转过头去,看见灵蛇示意他过去,便放下杯子,走回床边。

飞燕微微低下身子,料想着灵蛇或许是有些什么事儿要吩咐他去做。出乎他意料的是灵蛇没有开口,而是轻轻抓住了飞燕裸露在外的那只手。毕竟是刚从睡眠中醒来,灵蛇的手还带着些温暖。这些许的温度带给飞燕的感受是惊人的,不仅是因为他的手冰凉彻骨,还因为“是灵蛇在抓着他的手”这一认知。灵蛇对此如同浑然不知,甚至还更近一步,扣住了飞燕的掌心。他手指上带着常年持杖而生成的茧,粗粝地摩在飞燕的掌中。与其他习武之人不同,飞燕总是戴着手套,因此手上的茧要少一些,触感也就更加灵敏。但此刻飞燕恨不得寒冷能使他的手彻底失去知觉,因为这一举动实在太过僭越。他宁可自己感受不到。

灵蛇维持了这一举动好一会儿,才慢慢放下手,然后抬眼看了看立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飞燕,开口时语气几乎带着点慵懒的笑意:“去,把衣柜里新添的那件衣服拿过来。”


那是件贴身的劲装,从外面看和飞燕身上的衣物无异,翻开一看才能发现内里衬了细细的毛绒。飞燕把衣物捧出来,才发现这件衣服是做给自己的。他有点讶异地看向灵蛇,后者示意他穿上试试。

衣服很合身,温暖的衣料贴合在身体上,既暖和又不会显得累赘,很明显是为他量身定做的。飞燕一直打点山庄上下大小事宜,对此却毫不知情。想必是灵蛇故意瞒着他,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灵蛇在一旁看着,似乎觉得很满意,悠悠然开口说到:“今日已是小寒,天气愈加冷了。你常在外面,风雪交加。本尊想着不论如何也给你添置一件暖和些的衣服,免得受了风寒,连床也下不得,山庄上下谁来打理?”说罢连自己也知道后半句里的真心不尽如此,便偏了偏头缄口不言。

飞燕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下了然。但情意最缠绵往往在未道破处,他自然没有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他转过身去端起那杯水递给灵蛇,正好,水已变得温热,恰能入口了。


                                                        Fin.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