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楚】医患关系

*灵感源于自己的病。
*无脑小甜饼。
*大家多注意保暖。
*师兄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1
恺撒·加图索先生在坚持只穿两件衣服的原则一周之后,终于成功地把自己作出了感冒。

2
一大早他睁开眼,身边已经没有人。楚子航大概上班去了。恺撒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有名校履历,可以去工作更轻松的私立医院,却坚持去市医院上班。
今天的阳光非常好,从窗户的缝隙投进来,每一粒悬浮的灰尘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这些大多是从被子上腾起来的飞絮。这可不太妙,恺撒有过敏性鼻炎,对这类东西十分敏感,唯恐避之不及。他脑子还没反应过来,鼻子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阿嚏!”
很好,新的一天从例行打喷嚏开始。恺撒连忙从床头柜上把餐巾纸扯过来,在这个途中又再接再厉打了两三个。好不容易消停下来,恺撒决定快点起床,远离被子这一巨大的过敏原。
在他换上休闲服(依旧是薄薄的两件),走进卫生间洗漱这个过程中,又有好几个喷嚏接踵而来。咽喉处似乎也在隐隐作痛,搞得他头昏脑涨。等他挤上牙膏,打开水龙头接水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好像感冒了。

3
恺撒很少感冒。但每一次感冒都是“病来如山倒”这句话最生动的注解。现在他头晕,嗓子痛并且发痒,时刻酝酿着咳嗽这一并发症。再加上他本来就有鼻炎,感冒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十分不雅,离开了餐巾纸和垃圾桶简直生活困难。
真是太没有加图索家继承人的风范了。恺楚默默腹诽。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楚子航的合法(?)伴侣,居然会被一个区区感冒折腾成这副样子?
但是腹诽归腹诽,恺撒还是认命地穿上第三件衣服,去冲感冒药喝。

4
恺撒的心情从发现自己感冒开始,就没有好过。现在甚至更差。
因为他接到了帕西的电话。秘书详尽地给他汇报了一大堆事宜之后问他的看法,他只能带着浓浓的鼻音来回答,太丢脸了。
很郁闷的恺撒决定发短信骚扰楚医生。
意大利人脑子里用来放甜言蜜语的区域似乎比其他人都要多一些,恺撒也不例外。虽然在感冒,脑子一片混乱,他依旧写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东西,末了才写了一句:我感冒了,很严重。

5
楚子航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才刚刚下了一台大手术。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小护士们跟在他后边,叽叽喳喳地讨论他,三言两语总是离不开“年轻,学历高,长的帅”云云。楚子航照例当作没听见,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水,然后打开手机看短信。他删了一大堆垃圾短信,看到恺撒的那一条时轻车熟路地跳到最后,这时候他手指停了停,然后在感冒两个字上狠狠敲了两下。
这个恺撒,他心想,大冬天了一天到晚只穿两件,活该感冒。手上迅速敲了个“…哦。”在发送键上方停留了两秒,又补充了一句“吃药,然后睡觉。”

6
楚子航今天难得没有加班,按时回了家。他一进家门,就直接走进卧室去看重病患者恺撒。
卧室里没有开灯,只看的见被子鼓起一团。楚子航放轻脚步走过去,打开了床头灯。恺撒只从被子里露出一个脑袋,金发散在枕头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还活着?”楚子航居高临下地问他,语气冷冰冰的,像掺了外面肆虐的寒气。
“暂时死不了。”恺撒闷声回答他,鼻音很重。然后又轻轻咳了两声。“楚医生有什么新的医嘱吗?”
“我是外科医生,不管感冒。”楚子航弯下腰给他掖了掖被子,心想他还能贫,看来没有发烧。他脱了外衣换上家居服,一边随口问道:“晚上喝粥,你吃吗?”

7
小米粥加榨菜,恺撒当然吃不惯,但是看在是楚子航亲自给他端到卧室来,在床上摆了个小桌子让他吃的份上,他也不能说不好吃。
恺撒只能感叹病患的待遇真是好。可惜楚子航主治的病实在不能随便乱生,一不小心就得上手术台。
正所谓天下醋坛一般酸,恺撒一边吃,一边酸溜溜地问:“你对你的病人都这么好?”
楚子航闻言从专业书上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黑白分明。
“没这么好。”

8
病毒可以通过空气途径传播。
所以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开始打喷嚏的楚医生实在没觉得有多意外。但就算这样,也不能改变他今天不打算回恺撒任何一条短信的决心。

评论 ( 10 )
热度 ( 128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