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楚】渐黄昏

-尝试了一下温情向。一些絮絮叨叨的东西,随手写来。

-原著向。灵感来源于《芳华》…然而写到一半去看了一场《红海行动》,满脑子狙击组并肩作战哒哒哒哒的枪声,热血沸腾,根本写不出开头的感觉。所以停了两天…顺便向大家安利这部电影!!比ZL拍得好太多。顺懂了解一下?

-全文2k完结。谢谢阅读。



    -

后来他们都渐渐老了。

时间从来不饶过任何一个人。任你年少时韶光再好,也会慢慢腰背佝偻,步履迟缓,最后变成最后变成一个老人。

恺撒曾经想楚子航打一个赌,看谁能活成下一个昂热,一百多岁了还能挥舞着折刀行走在战场上。对此楚子航淡淡地表示就算自己真的活到一百多岁,也绝不会在这个年龄继续战斗。

暴血带来的副作用十分严重,年轻时疯狂分泌的肾上腺素像是从年老的身体里抽取过去的。疾病如附骨之疽缠着楚子航不放,但幸好,也只是让他从混血种暂时变成了一个会为生病而烦恼的普通人。

 

 

他们住在一个小镇里,不是在中国。这儿靠海很近,所以他们常到黄昏的沙滩上散步。不想走了就找一个地方坐下,看飞翔的鸥鸟和起伏的海浪。

他们有时并不说话,恺撒便放出镰鼬去捕捉每一个声音,风妖带回来水花的拍击声、寄居蟹行走在沙滩上的沙沙声、海鸥翅膀的扑棱声,还有风吹过的呼啸声。

“最动听的是你的呼吸和心跳声。”恺撒告诉楚子航,后者默默看着他,黄金瞳掩在美瞳后面,是无机质的黑。

“或许还有你的睫毛眨动时碰到下眼睑的声音。这老是让我想起路明非告诉我,你念高中时很多女孩都想数你的睫毛。”

楚子航眨眨眼,心想你怎么不数你自己的睫毛,肯定比我的好数。

坐了一会儿就慢慢走回了家。

 

 

他们住在一栋二层小别墅里。家里的装潢很普通,简洁,实用。但装修的时候他们还是为浴室安浴缸还是莲蓬头争执不休,两个前执行部王牌专员甚至要为此动起手来。最后还是以“都安上”这个结局结束。

于是他们延续各自的生活习惯。恺撒泡他的浴缸,楚子航冲他的莲蓬头,两不耽误,偶尔还可以一起洗,最后演变成将人精疲力尽的结局。

顶楼的露台养了几盆花,紧凑地摆在花架上,除此之外只放了两张躺椅和一张小桌子。他们虽然离开了执行部,也离开了危险的战场,但楚子航还是每天坚持锻炼,至少他学的太极不能丢。于是他早上先起来在露台上打太极,恺撒慢悠悠起床,做好早餐端过来吃,一边吃还一边笑话楚子航就像七老八十的中国老大爷。然后他们一起下楼慢跑(“希望你不要变成一身赘肉的发福老大爷。”楚子航说)回家后恺撒做俯卧撑,以保持自己的肌肉。(“和你在一起的是我,不是我的肌肉,楚子航。”恺撒说)

他们经常也会比划两招。楚子航用蜘蛛切,恺撒用狄克推多,打完后偶尔还要谈起源稚生,说到他们在日本发生的那么多事。高天原,源氏重工,藏骸之井,蛇岐八家,风间琉璃或者说源稚女,还有那只孤独的小怪兽上杉绘梨衣。当年如浮世绘一般的一切过去之后,他们难得默契地都把这看作了生命中一场悠长的假期,那是命运给他们放的一场长假。这么多年后,经历过太多生离死别,他们终于又放下了刀枪剑戟,回到最普通的生活里来。这里甚至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们。

 

这里不通行英语,楚子航比恺撒花了很多时间才勉强能和当地人进行简单(而发音怪异的)日常交流,这件事又不出意外地变成了恺撒嘲笑楚子航的把柄之一。作为交换,在路明非偶尔来找他们的时候,楚子航总是用上海话和他交谈。恺撒只得哑口无言地退开,从此再也不提这件事儿。

 

他们从来不去想多余的事情,比如未知的未来。一切都平平淡淡地过着,像是太阳每日的东升西落,或是四季的轮转。

 

发生过的最大的一件事儿,是家里的灶突然打不上火了。楚子航想也没想便用了言灵,结果是他基本上报废了整个厨房。恺撒听到响声后匆匆地跑过来,正巧看到楚子航冲出厨房,满脸都是灰。

“我没想到君焰会失控成这样。”楚子航解释。暴血让他的血统更不稳定了,甚至连言灵都不能精确地控制。

“你还是少用言灵的好。”恺撒把楚子航脸上的灰抚下去。楚子航在家里并不戴美瞳,金色直撞进他的恺撒眼里。他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些看上去像是歉意的情绪。于是挂在舌尖上那几句挪揄像是被含化了,他当即决定就当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随后楚子航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第二天找到当地最好的装修公司翻新了整个厨房。

 

恺撒曾设想过自己的人生,有无数种辉煌或者美好的可能。可他没想到的是,之后自己竟选择和自己曾经的宿敌住在一起,以一种全新的关系,长久地生活下去。

 

今年,他们在一起已经十多年了,但住到这里来的年份,才是第五年。

这一天是儿童节,或者说是楚子航的生日。小镇上所有的儿童都在玩耍。恺撒特意让人买了糖桂花,现在他正在去取的路上。楚子航的字典里向来找不到浪漫两个字,这么多年过去恺撒也懒得再制造一些只有自己意会得了的气氛,索性送一点对方喜欢的东西。

他走在街上,脚步慢慢,正巧看到路边有一家甜品店,脚下拐了个弯走了进去。楚子航爱吃甜食的习惯到现在也没有变,这辈子估计也不会变。一边挑选他一边想着: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喜欢吃甜,果真是六月一号出生的人,终其一生,都是孩子。

 

恺撒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晚霞拥抱着大地,正是太阳西沉的时候。

黄昏渐渐来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05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