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晖凰】短打

-第一次写晖凰。ooc属于我。

-原意想写抽烟的场景练习,然后成功跑题。

-我对楚河深深的爱好像被我泯灭在了字里行间。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评论行不行。


     -

“又在抽烟?”

周晖在阳台上站着,指间夹着烟。火星子明明暗暗,透出一种将死的橙红色。听到这话后他转过头去。楚河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随意地披着一件浴袍到阳台上来晾毛巾,一手还擦着头发。走近了便在烟雾中钻出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见他走过来周晖就要掐掉烟,不想却被阻止了。“不用。”楚河一直不喜欢他抽烟,周晖也尽量不在他面前抽。

“怎么了?”周晖问他。后者朝他笑了一下,自顾自晾毛巾,末了才趴在栏杆上,侧过头看着他。凤凰涅槃之后,那些血脉深处的伤都愈合了,真身也回来了,楚河便一直以法相示人,眼下已经长成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刚好是少年骨肉匀停的时候。脸颊在湿漉漉的黑发映衬下格外莹白,眼睛清透得像含着一汪水,眼神和几千年前的凤凰明王一样,柔和而沉稳。浴室里的蒸汽蒸得人浑身都透着粉,直酥到骨头里。

“没什么,只是好奇烟哪这么好抽。你抽,韩越抽,老于党/性这么好也抽。”

“……抽烟和党/性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再说我又没入/党。”周晖呛了一口,“说实话我看韩越都戒得差不多了。他们家那口子一天到晚病歪歪的,给他带的烟酒都不大沾了。哦,那天他还试图说服我给他几滴你的眼泪……”

“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我肯定就拒绝了呗。开什么玩笑,老子才不想蹲在那陪你刷什么破韩剧……”周晖形状锋利的眼睛微眯,眉毛都拧在一起作深仇大恨状,看来是被韩剧害得不浅,说完之后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顺手拧灭了烟头。“不过我还是欢迎你在床上多哭点……”

“……你还不如多抽几口烟。”楚河啧了一声,决定不理这满脑子有色垃圾的魔,毅然转身往客厅走,猝不及防地和迦楼罗打了个照面。

“在这干什么呢?”楚河摸摸二儿子的头,好奇地问。

迦楼罗默默瞅了瞅阳台上散漫地站着的周晖,鼻子敏感地嗅到了烟味,皱了皱眉:“本来想去阳台上吹风的。不过还是算了。”说完径直拐了个弯,往厨房走去,大概是要去喝水。这倒搞得楚河一头雾水:“这小孩怎么了?周晖你怎么他了?”

周晖咧开嘴“哼哼”冷笑两声,抬开步子往屋里走,嘴里蹦出的每一个字都透露出他的幸灾乐祸:“我能怎么他?只不过看到灾舅子和狐六搞在一起,根深蒂固的信仰有那么一点点动摇,以至于现在只要看到俩男的…至少看上去是男的…站在一块就神经过敏,下意识逃避而已……”

“哦。”楚河眨巴眨巴眼,决定把舌尖上的“你确定不是因为嫌弃烟味很熏人吗”咽下去,“我还以为是和摩诃学坏了,也想要弑父了呢。”

这话三分挪揄七分打趣,但听在周晖耳里全十二分都是不对劲,直觉告诉他楚河本来要说的应该不是这句话。然而周晖在这种非正经场合的神经粗如钢筋,而且就算是迦楼罗也要开始弑父他也不是很介意,反正只要他未来的三闺女不会弑父就行了。

想到这儿周大流氓的脑回路来了个急转弯,既然三闺女还是将来时,那为什么不做点努力让这事变成进行时呢?于是他马上走到楚河跟前,手臂一揽,轻而易举把人扛在肩上,毅然向卧室走。楚河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小小地挣扎了两下:“干嘛?”

周晖:“干你。”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