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蛇】向死而生(一)

-燕蛇是不是要凉了……

-副官燕x战俘蛇。

-大纲已拟好,如果有人想看下去我就慢慢写。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评论行不行。


  -“副官是来审我的,怎么比我还紧张呢?”


又到了该去审讯室的时候了。

飞燕记得那个最特殊的战犯。明明身陷囹圄,手脚上都锁着沉重的铁铐,金发胡乱地在脑后捆成一束,毫无章法。但那双翡翠色的眼睛里还是射出傲慢的光,就像阴冷的毒蛇吐出蛇信,毒液在獠牙上蓄势待发。这个战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如果加以打理,一定是干净、明快、线条优美的;但他手上的血债可一点也不漂亮,肮脏,血腥,不忍卒读。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是他效忠于敌军的罪证。

而之所以审讯他,是因为他手上还藏着一份绝密情报,是一张名单,上面记录着敌军所有潜伏人员的名字。派人去搜查他的住所,却一无所获。

飞燕坐在桌前,台灯森冷的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清楚地照出他颤抖的眼睫。独自一人时他并不戴眼罩,反正这时候不会有人害怕他的红瞳。

他捏了捏眉心,目光中露出无法掩饰的疲惫。

离他们抓到那名战犯已经过了一周,连续不断的审讯之后,每个人都身心俱疲:对方狡猾得不负他高级军官的身份,从他嘴里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名单的线索。谁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撬开他的嘴。有人提议直接动刑,但如果贸然这么做,一旦无法控制力度,就有可能造成战犯的死亡。没有人想失去这么好的和敌军谈判的筹码。


这时有人敲响了门,朗声道:“副官,将军请您去审讯室。”

飞燕顿了顿才回答:“知道了。”


这是第十六次审讯。

将军没有来,审讯人员只有飞燕和几个闲杂人等。铁皮灯射出的光明晃晃地在地下室亮着,排气扇发出将死的轰鸣。血腥味和腐臭味一起冲击人的鼻腔。飞燕一向爱整洁,手套里的手攥成了拳头,狠狠地捏紧,在门口停了一会儿才说服自己走进去。那人已经坐在椅子上,身戴枷锁,无所谓地闭着眼,就像在养神。

飞燕找到椅子坐下。金属冰凉的触感一路窜上脊柱,连胃都开始微微痉挛。他一直不喜欢这种地方,但只能忍受。飞燕默默抿了抿唇,抬起眼看向战俘,才发现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也在看着他。

“副官是来审我的,怎么比我还紧张呢?”他挑起一边眉,轻蔑地看着飞燕。年轻的副官戴着一副黑纱眼罩,使他看不清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样的。

飞燕和他对视了一会,最终决定不理会这句话,直接开始审讯。

“灵蛇,”他敲了敲桌上的笔记本,柔软的皮革立刻凹陷了一小块,“希望你在交代情报下落的时候也能这么主动。”

灵蛇听了这话,发出了一声嗤笑,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他把眼神停在飞燕身上,许久。

多优秀的年轻人,他想,尚且不知道战争真正的残酷之处,不是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而是在平静的水面下,暗流涌动间。

“副官,这件事可是个机密。”半晌他终于开了口,语调慵懒得像在阳光下享受下午茶,“你叫这些人都出去,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