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晴】摸个鱼

-我流藻和我流藻晴故事,不是正文,只是一条鱼。ooc预警!

-在掉粉的路上越走越远……


       -

先说说我脑子里的现pa藻。

我藻,年龄三十到三十五这样,一枝花的年纪啊。没什么特长,就长得特别好看。二十出头那几年什么荒唐事都干过了,说穿女装什么的也毫不含糊地穿了。笑嘻嘻的一张脸,谁也看不清的一颗心。长到二十六七突然幡然醒悟,开始正儿八经地走中性风:精致,但决不女气。手指修长,每一处骨节都刚刚好。臭毛病不是没有,抽烟算得上是一个。一把清亮的嗓子生生被熏出烟味,尾音沙哑得勾人。天生是个被照顾的命,具体体现在用来活命的技能只有一个:吃。做菜之类的事一律不会,实打实的厨房杀手是也,口味还叼。却偏偏找了个也不会做饭的晴明过日子。外卖不是万能的,偶尔也会买到不喜欢的菜。于是咬着筷子头看着晴明,一双眼睛弯的狡黠:“果然还是吃你好了。”

果然是条狐狸啊。


再来说说我流藻晴的场合。

晴明和玉藻前年龄差了七八岁,有两三个代沟了。但有一个并不光彩的共同点,即不会做饭。恰巧这两人还心怀做出满汉全席的雄心壮志,遂认认真真地逛了一下午超市,提回来各种菜两包,外加一本菜谱。在厨房盯着看了半晌,得出的结论是:来日方长,做饭什么的慢慢来吧。只得外出吃饭。

碰上晴明懒癌发作不想出门,藻好言好语劝说半天无果,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脆把人堵在沙发上酱酱酿酿一通,搞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晴明有气无力道:“你自己收拾吧。”藻眯着眼,心想生活嘛,此消彼长,反正这也算是狭义上的饱腹了。于是把人打包丢进浴室洗澡。自己翻出手机点外卖,顺便收拾了个沙发。外卖小哥上门送餐,诚诚恳恳道:“您家里那位命真好啊,这么勤快的老公不多啦!”藻摸摸自己手上的戒指,笑了笑:“是啊。”


      -

梗丢在这,哪位神仙看得上,要写就拿去写吧。评论一声就好了。撩完就跑真刺激。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