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画手的尊严不可辱没

老于和颜兰玉的cp叫什么啊!!

私设颜兰玉后来可以用那么一点点简单的法…术?就那种QQ牛里脊肉之类的……小纸人的样子是按照扫地工来想的。




-

办公桌上突然蹦出来一个纸片人,吓得抬头看钟的老于差点跳起来。

“……这什么东西?!”老于惊恐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但他好歹也是个经过大风大浪,和一群妖魔鬼怪在一起工作的普通人类了,没道理被吓得要发心脏病。老于于是强行冷静下来,瞅了瞅这个小玩意。纸片人看上去像是徒手被撕出来的,边边角角毛糙得可以逼死一打强迫症。应该是头部的地方写了一个“颜”。

老于不确定这片纸能不能听得懂,但还是清了清嗓子问:“颜兰玉?”心里悄么声地打鼓,不像面对一片纸,倒像面对查私房钱的并不存在的自家老婆。

小纸人闻声对他弯了弯腰(老于觉得它可能是想点头,可是没脖子)跳起来转了个圈用背后对着他,然后啪叽一声软了。

什么意思,老于低声嘀咕了一句。小纸人背后画了花里胡哨的一堆,左边有个像四肢细长的小人的东西,身上还长了很多须须。右边画了口炖汤用的锅,从小人身上拉了个箭头指向锅里面,下面画了一排抽象的火。

老于懵了,心说颜兰玉不愧是密宗出身,画个画都像在画符,这是个啥啊,唐僧肉炖汤吗??

然而想象力贫瘠如老于也觉得这个猜测太扯了。于是他点了根烟,窝在办公室的软皮椅子里开始对这一张纸片冥思苦想,眉毛逐渐从竖着的二进化成川。颜兰玉悠哉悠哉地溜达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老于正努力地想把眉毛扭成一个九曲十八弯的8。

颜兰玉站在门口看了半天也没见老于抬个头。背后路过一个六组的小姑娘问他:“大校在这望穿秋水呢?”

颜兰玉心情很复杂地回头扯着嘴角假笑,“嗯啊。”

小姑娘奇奇怪怪地瞥他一眼,“门开着呢。”

颜兰玉听了就不想假笑了。

怎么个意思,他暗想,连一锅救了我命的人参汤都猜不出来,老于该不会是快老年痴呆了吧。

想着他就想给楚河打电话问问他有什么偏方能治这病了。

评论
热度 ( 16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