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楚】四声

-久违的更新。

-之前竟然被我直接敲掉了一个句子,已改正。

-前一版居然被我复制了两次吗?!完了我智商哪去了(跪

-恺楚子博 @走馬山河🌈 



      -


恺撒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了一下。他尽量不挪动右手,努力地伸长了左手臂去捞手机。这是午睡时间,楚子航就躺在他右边,手肘下压着他的右胳膊。

左手总是没那么灵活,恺撒调整了几回姿势才解开锁屏。MSN上有个小红点,是路明非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自行车刹车坏了,我一把把把把住了。 请正确读出这个句子并解释每个「把」的词义。”


恺撒数了数,一共是四个“把”字。这些年他的中文变得标准多了,大概是因为身边唯一一个讲中文的人老是操着一口新闻联播般的普通话。但新闻联播不教这四个“把”怎么念,镰鼬也帮不上他。言灵当然给了他强大的语言天赋,(甚至能让他说一口流利的河南话)但不代表他能轻松搞定语法这一关。这时候恺撒突然想起以前路明非似乎给他讲过一个没头没脑的笑话。是不是笑话,他记不清了,也许不是,总之他觉得挺好笑,是一种没有逻辑的笑。

“………孔乙己………茴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好吧,他想起来了,这好像不算是个笑话。而是一篇名作里一点荒诞好笑的片段。恺撒有些理解这位作家笔下的深意了,他现在的心情大概就和那个小伙计有一点像。



恺撒没有读出声,唇齿无声地翕动了一会儿。他知道“把”就像“一”,有很多种读音,在不同语境下有不同的词义和词性。但很快他无奈地发现他没法轻松地用语感判断出这个字怎么念,而无声的练习只是一种徒劳。但楚子航还没醒,他不太想开口。自从恺撒软硬兼施地让楚子航午睡后,他惊奇地发现原来杀胚犯起懒来也根本不输给任何人,现在甚至比自己醒的还晚。楚子航不知道这件事,为了照顾他可怜的自尊心(恺撒语),恺撒往往都装睡到和他一起醒,免得楚子航以后强迫自己醒得很早。


他没有打算把楚子航叫醒,因为这个原因把人叫起来也太无聊了。于是他把手机锁了屏搁到一边,小心地往床头上靠过去。夏天午睡时开着空调,只需要盖一条薄薄的毯子。床铺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卧室里很安静,让人心里懒懒的生不出一点别的念想,催着人眼皮子打架。

恺撒垂下眼去看楚子航的睡颜。后者正侧躺着,微蜷着背,黑发散了一小撮在床上。楚子航睡相一向很好,手脚都规规矩矩地放着,肩头平稳地起伏,只是手还压着恺撒的小臂。这下子他才感觉到手臂很麻,像有一群蚂蚁沿着肢体爬上来,带来的感觉让他想起在电影里出现过的星星点点的雪花屏。

恺撒轻轻地动了动手,发现把它抽出来并不把楚子航弄醒的难度系数很高。他刚要皱眉,就发现楚子航微微地睁开了眼。

“啊,我弄醒你了吗?”恺撒低声问。

楚子航看起来还有点迷糊,翻了个身,平躺了一会儿才答道:“没有。你醒的这么早?”

“还行,不算很早。”恺撒朝床头上的钟看了看,“也就半个小时。”

“嗯。”楚子航应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慵懒,然后就没了动静。恺撒瞧了他一眼,发现楚子航也在看着他。

半晌楚子航突然问他:“我刚才听到你手机响了。是执行部的事吗?”

“不是,我又不是只给执行部设置了震动提醒。”恺撒有点好笑地回答,“是路明非发的消息,有点有趣,你要看看吗?”

“不了,你念吧。”

“呃,我不知道这个怎么念。”恺撒甩了甩右胳膊,一边忍受着麻痒感一边说:“这就是一个关于读音的问题。”

他甩胳膊的动作有点大了,楚子航不得不偏头躲了一下,最后干脆坐了起来:“什么问题?”

恺撒把手机凑过去给他看。楚子航揉了揉眼睛,用睡得无法对焦的眼睛迷迷糊糊盯了好久才看懂这是个什么意思。他瞅了瞅恺撒的脸,对方摆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

这个句子对于中国人来说都很简单,但对于外国人来说并不全是这样。他在脑子里过了一下,一字一字地念了一遍,然后解释道:“因为词性不同,发音就不一样,有点像英语里的conduct之类的。”

恺撒跟着重复了一次,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又问:“那词义呢?”

楚子航想了想,努力地把高中语文的知识翻了翻,说:“「一把」应该算一个词组。第二个和第四个把是动词,第三个是名词。”

说完后他下了床,准备去卫生间。这是恺撒又叫住了他:“我有个问题,楚老师…我知道这个句子里第三个「把」是指自行车把,但我还听过一个词,是「带把的」。这个「把」又是什么意思?”

“……”楚子航沉默了一下,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要他下一个科学定义?或者是说“就是你用来上厕所的东西”?

正犹豫着他看见了恺撒的表情,那双蓝眼睛里明明白白写着戏谑。



什么楚老师,什么解释,都见鬼去吧。楚子航愤愤地摔上了卫生间的门。


评论
热度 ( 74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