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件愉快和一件不愉快的事

下午出门补课,阳光从早晨的雨中跑出来,特别灿烂。布谷鸟在叫,麻雀就这么落在走道上,人近了也不飞。猫在草地上晒太阳,大大小小五六只,流浪狗三三两两地追赶。小孩儿拿着垫箱子的泡沫板到处跑,满地都是,绕过赶路,不提。

走到小区门口刷卡器的地方,前面腰背佝偻的老太太回了个头,特意把门把住了十来秒,让我过。报之以微笑,老太太也朝我笑。


两个小时后我回家。玩泡沫的小孩子已经走光,几个初中生骑着自行车过去了。我戴着耳机不辨声响。前面是一对母女,高跟鞋精致地踩过青石板,红皮鞋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不知名的香水分子在空气中碰撞。这时路过了衣物捐赠箱,忽然看见女人伸出了手,从箱子里挑挑拣拣地,选出了一件毛衣,然后回头拉上了小女孩,头也不回地走了。


箱子上写着“爱心捐赠箱”。

顿时那些温暖的阳光都变得尖锐了,针一般扎在人身上,就像那双鞋跟,狠狠地砸在地上。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