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雪】灵与肉三则之一

-摸鱼,有三篇。短小无比,感谢阅读。

-其余玉雪《岁月渐长》《二十一年

   

  《 指 》


雪童子其实很喜欢玉藻前的手,尤其是染在指尖的艳红丹蔻。或者不只是喜欢,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恋。这双手曾沾满鲜血地从他的噩梦中伸出来,如今却把他拉进不知世间白云苍狗的十丈软红尘。后来这双手竟几近触遍了他的全身,从发丝到脚踝,从外到里,从浅到深,犹及灵魂。

这的确是一双属于男子的骨节分明的纤长的手,用一切美好的形容词来评价也不为过,同时,这双手中也藏着代表妖族巅峰的强大力量,雪童子见过这双手一挥间便放出狐火,几乎毁灭了半个京都。但这十指间也有着只属于女子的妩媚,白皙而修长,指尖点着绯红如血的颜色,有着亦真亦幻的,超脱性别的美。

这双手常会拈花赏茶,或者执笔绘出浓墨重彩的扇面,也会在主人变成人类女子前往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去“见”某个不知在三界何处的人时,细细地在脸上描画;回来的时候拿着道旁樱树落下的花瓣,带回一身馨香。

可与精致的外表不同,玉藻前的手非但不光洁细嫩,反而遍生老茧。有一日,那是一个晴朗的冬日午后,阳光和煦温暖,他们坐在廊间,看庭院里的鸟雀在雪地上留下细小的脚印。雪童子摩挲着玉藻前微凉的手,突然想起问他这个问题。

“这个呀,”九尾的大妖听了之后微笑着,仿佛想起一件陈年的好事,“当你还是庭中的白雪的时候,那时雪走还是我的佩刀。我手上的茧,是我苦练刀术时留下的。”

“…是吗?可是我并没有生出茧。”雪童子说着摸了摸自己的手掌,真真光洁地如同柔软的雪一般,并无任何老茧。

“是啊…”玉藻前只是笑,“刀是有灵之物,当然得随主人的心意…我怎么舍得呀。”


        -

稿子忘带回家了,靠记忆盲打…累……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