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楚】给加图索先生的一封信

-有私设。书信格式有错误,写英语考试作文的时候别学我。


     《给加图索先生的一封信》

      -

加图索先生:

见信好。

(虽然说是信,我却是以诊断笔记的方式来写的,且加入了很多个人的情绪,也没有再做更改。)



今天我的病人提到了一些新的事。

每天我都会问他同样的问题:“你有什么记得的人和事吗?”他的回答永远千篇一律,无非是关于他的父母,一个自称是他师弟的s级混血种,以及和这个混血种一起的一个女孩。我问过他这两个人算不算是他的朋友,他犹豫了很久也没给出确定的答案。不过这情有可原,也不意味着他的思路不清晰。毕竟一个混血种能活着从龙王的尼伯龙根里出来,哪怕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也是十分幸运的。

但今天我听完同样的回答后,例行问了下一个问题:“没有其他的了吗?”按照往常的经验来说,这个问题通常不会得到答案。他却点点头,告诉我有。当时他看上去很困惑,好像并不是记得太清楚,或者暂时还无法拨开脑海中的迷雾。

“…他是个外国人。男人。”他慢慢地说道,一字一顿,“血统应该是A。”

“A级吗?那可算是罕见的评级。”我惊喜地把这些话记下来,继而诱导他往下说,“还记得其他的吗?比如他的言灵?”

”言灵…”他低声念着这个词,反反复复,眉头紧紧皱着,黑发安静地垂在瘦削的脸颊旁,“我记不清了,只知道大概和日本有关。”

“日本”,我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个词,随即抬起头等着他的下一句话,一个好的医生总是善于聆听。但他却不再开口了,只是垂头盯着单调的地面。

我只好用提问的方式和他继续谈话。

“我记得你的刀是日本刀。”

我和他熟悉之后,来他的病房便不再带病历。那上面只是记录着我的病人的所有信息,他的学校,身边的朋友(寥寥无几),武器,言灵,等等。看似很复杂,其实也只有薄薄的一页纸,甚至没有某些其他疾病的病理说明来的多。那上面写他的武器是两把日本刀,一把叫童子切,一把叫蜘蛛切。(还得加上您补充的村雨。)

他轻轻点了点头说:“是的。”

“那个人,他去过日本吗?”

“我记不清,或许吧。”

好吧,看来这样下去毫无收获。我叹了口气,换了个问法:“他是你朋友吗?”

这次他回答得很快,只是摇了摇头。

“是敌人吗?还是恋人?”

“…不知道,”我的病人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局促地转过了头。根据他的描述,他认为自己现在应该是16岁,但只有从这些透露出不安的举动中我才能看到16岁少年的影子。没接触过真正的世界,也没找到要共度一生的人。

我往后靠了靠。

“那你记得他什么?”

“我和他…打架。”他顿了顿,似乎在斟酌打架这个词语在这里是否合适,不过看得出他很快放弃了,“我赢了他,很多次。我的刀比他的快,擒拿和反擒拿也不比他差。他说他不服气,但看上去不像是不高兴的样子。他还说,只有我能当他的对手。”

“…嗯。”我在笔记本上写下“对手”“认可”,问:“那你认为呢?”

“我…好像也这么认为。”

看来是亦敌亦友,我在“对手”和“认可”之间打了个双箭头。

我去过他的大学,卡塞尔学院。是一位狮心会的成员带着我参观了整个学校。在走过某个训练场的时候他骄傲地告诉我这是前会长常打败前学生会主席的地方。那儿阳光十分通透,穿过恢弘的建筑群洒在庭前垂下来的五叶地锦上,投下长长的影子,清风正好能吹去因搏击而渗出的微汗。而现在他却只能坐在安静的病房内,人造风把周遭的一切事物冻得冰冷,连窗帘都是毫无生机的白色。该死的龙,我暗自想。

走神归走神,该继续的还要继续。今天他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其实没必要强迫他再继续回忆。但我还是问了他:“还有别的吗?”

“有,我想起来了。”他却回答得斩钉截铁,我从没听过他那样的语气,“他去过日本,我和他一起潜进深海,任务是发现深渊的龙族遗迹,我记得是叫高天原。坐的是迪里雅思特号。”

“可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你说那次任务只有你和路明非,你还给你妈妈发了邮件,因为你们俩忘了密码,深潜器无法制动。”

“我们没有忘了密码,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密码。密码是他设置的。”他稍稍提高了声音,“的确是我们三个人。下潜前他还做了饭。上岸后我们失散了一段时间,但后来我们一起杀死侍群……”

“…他还救了我一命。”

说完这句话,他的声音才渐渐低下去,双手捂着头看上去很疲倦,神情让我认为他似乎在头痛。我走过去轻拍他的双肩以让他稍稍安静下来。

“看来你们算是朋友。”我总结道,“今天我们都可以休息了。明天再谈吧。”

他轻轻“嗯”了一声,我不知道他是在答应哪句话。



从病房出来后,我对比了您的一些信息,发现您的言灵是镰鼬,的确是日本传说中的妖怪。我的病人所描述的经历也基本能和您的叙述对得上。我想他想起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您,但我猜他还没有想起你们的真正关系吧?不过请别担心,我会慢慢帮助他好起来的。

祝安。

                                                                                            医生


评论 ( 7 )
热度 ( 70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