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蛇】燕归巢

-飞燕视角。文采为零。

-角色死亡慎。

-ooc致死。

-写这个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郝景芳老师的《生死域》,推荐。 

  -


我从冰冷的雪地和血污中站起来。世界像是一大块凝固的物体,灰暗,浑浊,全部隔着一层纱。几个人影在我面前流动,影影绰绰。他们是银色的——或者说莹亮的灰色。他们张开嘴,好像在发出桀桀的笑声,行走的时候背后留下飘渺的虚影。万物在我身侧,可我看不清楚,听不真切。

我抬起双手。我的手和他们一样,灰暗毫无生气,一大块碍眼的黑色沾在上面,那大概是血迹。我努力看清我的手,纵横的伤口是一条条黑线,横七竖八,穿过手套,刻在皮肤上,可我没有任何痛觉,我的手冰冷而麻木。我踉跄了一步。很奇怪,我的脚步好像没有重量,但又像是灌了铅,无力感要把我包围、淹死。我在行走,可我不知道到哪里去。人影们在雪地上留下一大串脚印,跟着残影,我不至于迷失他们的去向。我发现自己在跟着他们,形影不离。

我看到的世界无所谓色彩,黑白,压抑,空空荡荡,寂寥无声。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起来。我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我空旷的胸腔里有个声音一直重复着:去找他。

找谁?我茫然而毫无目的,任凭自己的双腿跟着脚印前进。那是我的路标,但越走,我越是感到莫名的安心。终于这脚印消失了,雪地上倒下了几个银色的影子,他们的身上也开始染上大片大片的黑。我抬起一直投在地上的眼神,忽然发现我的世界里竟然出现了一抹亮色。

那是一个拄着杖的人。属于他头发的金色在一片灰暗中格外明亮。我无法移开我的目光。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伸出手去碰他。我知道用脏污的手碰触他是一种罪责,我心甘受罚——但我的手穿过了他,像是一道幻影。我错愕地盯着他的脸,那一刻我发现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写满了焦躁和愤怒。他穿过我前行,口中喃喃着什么。

我竟然能听清,他是在叫“飞燕”。

 

 

落叶归根,狐死首丘,燕死归巢。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