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雪】岁月渐长

*雪童子新皮衍生!好可爱啊
*很早就写完了,因为手速很捉急所以码了很久…语音输入是好发明。
*祝大家新年快乐!




平安时期,百鬼与人共生。人们渐渐习惯与形形色色的妖怪们相处。

雪童子在这个地方住了很多年。这段时间里,人们生老病死,一如往常。孩童们渐渐成熟,年轻人变得衰老,老人们佝偻着,最后魂归故里,开始下一世的人生。

玉藻前选择的是隐姓埋名,在人前总是化成男子的模样,只是仍习惯于戴着面具,谁也看不见他的喜怒哀乐。久而久之,大家也渐渐察觉:住在那个庭院里的,是两只妖。

最初人们对这两只妖不无恐惧。其中一只妖周身总是环绕着一层飞雪,眼神如古井无波。另外一只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能俘获人心,带着狐族与生俱来的魅人气息。玉藻前对此不甚在意,他也正乐得清闲。可雪童子归根结底是只涉世未深的妖,不懂得人心的深浅,执意要和人们“和平相处”。

“和平相处?”玉藻前几乎对此嗤之以鼻。他从不奢望这个,在失去两个孩子后更是这样。

“人和妖,应该像飞鸟和游鱼,相望不相即就够了,永远不该过多接触。”他这么告诉雪童子。对方只是垂着眼,轻轻地回答了一声“不”。


雪童子与人类接触的方式,竟然是抱着雪兔,搬了一张竹凳,默默地坐在了庭院门口的树下。

他虽然在人类的家庭中生活过,懂得如何和人类相处,但总归是个淡漠的性子,要让他主动和其他人沟通是很难的。雪童子就那样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儿,看着人群来来往往,眼神清澈得如同孩提。雪兔在他脚边蹦蹦跳跳,他不时伸出手去摸一摸它的耳朵。

日升日落,转眼间便到黄昏。天边染上温暖的晚霞,像是炫目的火,或者多彩的锦缎。

这一天里当然并没有人来和他搭话,雪童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正要站起来,因为坐得太久而麻木的腿突然一个趔趄,但并没有摔倒。他诧异地抬头。扶着他的男人长身玉立,脸上扣着精心描画过的面具。

“回家吧。”


如此往复三天,终于有人愿意来搭理他。

小孩子最喜欢兔子这一类毛茸茸的动物,呼朋引伴地几个往这边跑。几个小孩儿在他面前蹲着,争相去抱雪兔。雪童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他想起那些在夜里窜入庭院的小狐狸,也是这样聚在一起,咿咿呀呀地叫唤,雪地上留下柔软的脚印。人和妖到底有什么不同?只是因为妖有更长的生命吗?这个问题突然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像投石击水,在平静被打破时,一切都忽然有了意义。

显然这些懵懂的孩子给不了他答案,没人给的了。

就他走神的这一小会儿,最顽皮的那一个孩子就对雪兔失去了兴趣,竟然伸手想来摸雪童子头上的角。雪童子惊得一缩,手中下意思凝聚起妖力,瞬间便成了刀镡的形状。好在他立刻意识到这个孩子没有恶意,只是好奇。周身骤然凌烈的寒气才渐渐消退下来。

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孩子们就像没有被吓到,反而兴奋地问了他一堆问题。“你真的是妖啊!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来?”“给我们讲你的故事吧!妈妈说每个妖怪都有自己的故事!”

雪童子没有拒绝。


“我是雪童子。”他慢慢地道,“从很多年的一场雪里而来。”

那时候玉藻前和阴阳师尚未成兵戈相见之势,还可以在一场雪过后,和人类的孩子们一起堆雪人。雪童子一直觉得玉藻前是喜欢孩子的,哪怕现在也是一样。自己有意识的最初记得的事情便是孩子们的欢笑声。那些捧起雪堆砌他的双手里,说不定就有玉藻前的一双。
雪童子想到哪儿,就讲到哪儿。他讲到自己曾寄住的人家,讲到慈祥的老太太,讲到对他来说并不寒冷的雪,讲到巧笑倩兮的巫女。但在讲到自己远赴京都寻找玉藻前报仇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

“讲完了吗?”孩子们问。

“讲完了。”雪童子抱着雪兔站了起来。他往庭院里看。玉藻前坐在廊间,迎着他的目光,遥遥地对他颔首。


从那以后雪童子的日常生活多了一个安排,那就是在树下静静坐着,看来来往往的人群,有时候会有小孩子来找他,缠着他要讲故事。雪童子从来不拒绝,哪怕他仅知道的那些故事讲了好多遍。玉藻前对此表示不能理解:“人类的孩子就这么好吗?”

雪童子靠在他肩上,闻言直起身来,看着玉藻前被面具遮住的双眼,轻声问他:“那你的孩子们呢?”

玉藻前微微一怔,片刻才喃喃道:“他们…当然很好。但他们已经死了啊。”

“那只是一个阴阳师的错而已。你已经让京都受难了,没必要再活在仇恨里。”雪童子说着,伸手摘下了玉藻前的面具。“你的生命还很长,不能总是与所有人为敌。”

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彼此的心意都心知肚明。雪童子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了,在这件事上九尾大妖顽固的像一块石头,他也就默认玉藻前把这些话当成了耳旁风。


改变了这个想法的,其实是一个意外。某个再平凡不过的早晨,雪童子一觉醒来,轻手轻脚地钻出被窝,向室外走去,这时他看见墙上的镜子里忽然闪出一对毛茸茸的耳朵。这是玉藻前为了方便审视妆容,直接在墙上挂的镜子。雪童子有些纳闷,难道是家里来了其他妖怪?他倒回来两步,仔细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其他活物。玉藻前仍然睡着,脑袋上的耳朵也好端端地长着,并没有飞到天上去。也没有变到他头上来。那么事情就剩下了一种可能性——

雪童子沉默地看向镜子。他的猜想没有错,那对耳朵就长在他头上。他原地默默站了两秒,又努力转过头看自己的身后。
还有一个短短的尾巴尖。

雪童子说:“不要再笑了。”

玉藻前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笑得更大声,用扇子捂着嘴,隔着面具也看出他笑得仪态尽失。

“说不定是我的妖力对你的影响太大了,所以长出了耳朵和尾巴呢?”

雪童子很崩溃,他拒绝思考这种可能性,但下意识又觉得有哪里不对,于是瘫着脸说:“我这个明显不是狐狸耳朵。”

他突然庆幸自己幸好没有长出玉藻前一样的尾巴和耳朵。


顺理成章地,雪童子今天很拒绝到庭院外坐着。但令人意外的是,玉藻前竟然主动提出代替雪童子去。

“你去?”雪童子感到吃惊,眼睛也瞪的大大的,看得玉藻前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耳朵,不出意外地,雪童子在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罪魁祸首现在心情很好,笑着答道:“我可以变成你的样子哦。”说着真的变成了雪童子的模样,顺便还变出了耳朵和尾巴。

“不要那些!!!”

“好好好,不要耳朵。”玉藻前依言去掉了耳朵和尾巴,“那我出去了哦?”说着便向庭院外走去。刚走了两步,就听见雪童子喊住了他。“还是用你自己的样子吧…这样大家也能认识你。”


玉藻前收起尾巴和耳朵坐在那儿,仅仅靠着华美的服饰,就够吸引人目光的了。狐狸的一颗心七窍玲珑。玉藻前也比雪童子更懂得如何和人交流。他总是笑着面对所有人。除了取下面具这一点做不到之外,他并不介意孩子们拿下他胸前挂着的鼓敲敲打打,或者是女孩子们牵着他的手看鲜艳的丹蔻,甚至有刚及豆蔻的少女羞红着脸问他到底是男是女。想必是被美艳的妆容和低沉的声线弄得迷惑。玉藻前不置可否,只是用扇子遮住脸,再拿开时就变成女子或者是男子的脸,真真假假,难辨虚实,有时竟变成了少女的脸,惹出一声惊呼。

雪童子没有出去,他站在庭院的门前便能听见所有的笑声,心里漾出一种暖意。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雪童子头顶上的耳朵第二天就消失了。对此玉藻前还小小地失望了一阵子。雪童子表示雪走正在出鞘的边缘。

从那天开始,庭院外坐了两个妖。一个抱着一只兔子,一个忽然在某一天露出了狐狸尾巴和耳朵。不知什么时候,那儿多出了一张石桌和两个石凳。他们坐在那儿,阳光遍洒。有人过时或许会抬头打个招呼,没有人时,品茶闲聊。春樱冬雪,夏雨秋实,四季轮转看过。他们活成最平凡的样子,茫茫人海里,光阴无声,岁月渐长。

评论 ( 18 )
热度 ( 104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