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蛇#帕帕生贺#】带你远行

cp:燕蛇

 @墨蛇君 帕总生日快乐!!!!祝新的一岁天天有糖吃!!


-是尊上和飞燕一起外出旅游,因贫穷而不得不回家的小故事(?)

-持续拉低平均水平。

-原ID,江水寒。

 


    _

“这时令可是春了?”

问这话的时候灵蛇正阖着眼坐在床上,飞燕在给他梳理头发。梳齿把柔软的发丝归得整齐,灵巧的手指熟练地给他系上头饰。

“是的,尊上。”说罢飞燕便拿过大氅让灵蛇穿上,又从炉上端来温热的水供灵蛇洗漱。他的尊上懒懒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并没有再说话。飞燕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细细琢磨了半天也没个缘由,便只当作是灵蛇心血来潮,随口一问罢了。

晚上他照例侍候着灵蛇就寝,仔细地关好了门窗,正欲去吹灭房内点着的烛火。这时灵蛇突然叫住了他。“若是本尊相邀,飞燕可愿与我同游?”

“同游?”飞燕顿住了脚,“属下自然愿意…不过尊上今早突然发问,用意竟是这个么?”

“嗯。”灵蛇的声音从帐中传出来,有些闷闷的,“你把行李收拾好,明早便出行。”


什么一早便出行,都是假话。翌日清晨,灵蛇照例一觉睡到自然醒。拾掇完了才想起自己的行装还未整理。他正想让飞燕去收拾,还没开口就看见青年提着包袱走过来。

“这么积极?”灵蛇暗暗地想,“莫非是本尊平日让他做的事太多了,才这么想出去游山玩水?”

多想无益,只会耽误行程。庄主尊贵的头脑象征性地转了一小会儿,最终决定把这些无所谓的问题都抛诸脑后,即刻启程。反正他和飞燕之间,向来是你情我愿。



两人皆是轻功卓绝,脚程极快。到山下的镇子时竟刚好逢上了夕阳西下之时。小镇上忙忙碌碌的商贩都开始收拾自家的小摊,总角之年的孩童由各家大人牵着回家吃饭,街边写着“酒”的灯笼一个接一个亮起来。紫红的天幕温柔得像一匹绢,恍然间一轮弯月在天边露出隐隐的斜晖。

灵蛇对此无甚感想,他早已看惯此间风景,只觉他独修已久,这里同多年前竟没有什么不同。屋檐上的积雪已化光了,树开始吐露新芽,燕子为了筑巢啄来新泥。但飞燕自小在山上长大,每次下山都是有事在身,不到黄昏就得启程回山庄。昆仑从来没有过这么绚烂的晚霞,也没有世俗的人烟,他一时竟看得入迷,不知该说什么话。

走在前头的灵蛇一身轻松,忽然间转头,发现飞燕顿在了原地,默默地驻足等他。

灵蛇对于别人的印象大多是单调的,无非是不足以让他上心的,和需正眼相看的,两类。可飞燕是什么呢?或许哪类都不是。千万人站在他面前,只有飞燕从一开始就站在他身侧。这个人所处的场景似乎永远是昆仑的风雪,脸上无甚表情,一身孤绝,却从眼眸深处绽出两簇深情,惊心动魄得如同积雪深处的烈火。

现在飞燕的身上染了一声晚霞,微仰着头,脸上茫然和欣喜的情绪糅合在一起。在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这个忠心耿耿的属下其实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自己抚养他,教他武功,让他可以日行百里,但从未带他走进过俗世中去。



“飞燕,”灵蛇忽然道,“找家客栈住下吧,明日还得继续赶路。”

山下的一个小镇未免太近了,既是同游,便不妨走得更远些。



他们一路向东,走走停停。春花开过了,又谢去了。白昼变得越来越长,气候逐渐转暖。这着实是一场太长而又在意料之外的旅行,久到足以让人忘记,原来世上还有昆仑这么一个如此寒冷和孤寂的地方。

于飞燕而言,很多事物都是新奇的。比如敲锣打鼓抬过石板路的喜轿,街边小酒馆嬉笑猜拳的醉汉,再比如花楼上巧笑倩兮的女子,朝行人掷下自己的手帕。这准头可真是好,比得上百步穿杨的武林高手,一方轻飘飘的手帕就这么不偏不倚地落在他肩头。

飞燕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一时竟讶异地愣在了原地。楼下的小厮们趁着这个空档,都冲过来推推搡搡地把人往里请。飞燕连忙摆手回绝,手忙脚乱地把手帕塞回来人的手中,恨不得当即施展轻功踏檐而去。好不容易才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脱身出来,忙跑了几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灵蛇。

灵蛇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懒得理。但还是故作不知地转过头去问:“怎么了?”飞燕回答得结结巴巴:“属下……没……没什么。”眼神躲躲闪闪,像个犯了错的孩童。见他这样灵蛇反而觉得好笑,本想开口告诉他,扔给你是看你年少英俊,欣赏你呢。话到嘴边又被吞了回去。他知道飞燕心里向来装不下什么别的事,这样反倒给他添堵,于是只是轻轻笑了一声,并不言语。


连续出行多日,饶是习武之人,也会觉得疲倦。何况他二人并未想过雇佣车马,只是悠然行路。可行走江湖,哪能没有银两在身上呢?但这样的事,的确发生了。

飞燕是在一片同他们出行的第一日一般的晚霞中来告诉他这件事的,起初灵蛇还挺吃惊:“这么快就没了吗?”

“是的,尊上。”飞燕听起来似乎有些为难,“是属下准备不周……”

“不怪你。”灵蛇摆摆手,啧了一声。他向来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但还是知道飞燕在路上并未花过什么额外的银两,倒是他尝鲜一般买了一些吃食,最后还统统塞给飞燕,实在不太好去指责他人。

出门远行到一半,忽然没了银两。按理说解决方法无非这两个。一,打道回府。二,找人借钱。但他向来自诩天下第一,除了桃花岛岛主勉强算得上是朋友之外,实在没有什么相熟之人,自然无人可借。可惜桃花岛路途又太过遥远,哪怕是飞鸽传书,也要等上一些时日,这条路便自然而然地断了。他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思忖了半晌,灵蛇才开口:“飞燕,你可有什么认识的人么?”

“回尊上,没有。”飞燕摇摇头,无奈地补充道:“属下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典当……属下实不相瞒,现在我们还剩下了一些银两,但只怕连回程也不足够……”

事已至此,看来只能即刻踏上归途了。灵蛇看上去很有些闷闷不乐,低声道:“……本尊本想带你去远些的地方,去看看你从没见过的风景。如今看来,只得令择日期了。”

“……”飞燕眨了眨眼,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片刻后才开口:“属下并无什么想看的风景。”

“你当真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么?”灵蛇抬眼看他,青年瘦高的身影逆着晚霞,被镶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边。

他听见飞燕缓缓地道:“尊上这样说也不妥。属下心中一直有一处想去的地方。”

“现在已经到了。”


————————————

飞燕想去哪儿呢。当然是他家尊上的心里了(燕刺!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