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楚】春困

-这一篇原本是给 @塘安 的百粉福利里面附的短文,征求到发表权之后良心发现混更来发给大家看一看(嘘

-恺楚子博 @走馬山河 内有产出全整理

-废话专用博 @江水寒呱呱呱 欢迎来找我聊天w

        -

春天是个睡觉的好季节,十几度的温度刚刚好,既不会感到冷,也不会让人出一身黏腻的汗。可以只穿两件单薄的衣物,微风从下摆灌进来。不用陷在柔软的床铺里,只消趴在桌子上,便可以睡个好觉。

恺撒最近不太好,他觉得自己好像得了一种症状为“嗜睡,无神”的病,病因就是这个季节。在面对繁重的课业时病情尤为严重。这个病大概是无药可治的,因为无论他睡多久,都无济于事。

但他的室友楚子航并没有被传染上这种病,至少是看起来,仍保持着每天8小时以上的高效学习。演算稿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一大片恺撒看不懂的字符,让他想起家族珍藏的古老羊皮卷。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宿舍里飘着咖啡的醇香,当然是恺撒磨的。楚子航没有这个习惯,也不太喜欢那种苦味,相比之下他还是喜欢甜食,虽然恺撒经常拿这一点来取笑他。他试图忽视这种气味,但现在这个气味源兜兜转转地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勺子碰到杯壁,发出清脆的叮当一声,恰好盖过了窗外的鸟鸣。

楚子航停了笔,转过身去:“你干什么?”

恺撒举了举杯:“醒神。”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在我这转来转去?”

“我打扰到你了吗?”恺撒对他笑了笑,“抱歉。”


明明是很有礼貌的话和笑容,从这张口里说出来,却莫名其妙让人哑口无言。这个人真是无意打扰他的吗!

楚子航沉默地盯了他几秒。事实上他正被复杂的数据弄得心烦意乱。思路一被打断,就什么头绪都没有了。脑子里像是熬了一锅粘稠的粥,七零八散的什么都有。

春天真是个神奇的季节。



本着室友之间互相督促的原则,楚子航决定开口劝说恺撒继续写他的论文。他试图把口气放温和一点,以免透露出自己的心烦意乱,但话一出口还是变成了:“恺撒,上学期你的绩点……”

“太低了,你应该去做功课而不是在这烦我……是这样吗?”恺撒从善如流地替他说完。这话他已经听楚子航说了好久了,早已背的滚瓜烂熟。

好吧,既然他的室友发话了,那他就乖乖回去坐好,继续盯着电脑挤他的论文,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勺子,惹得楚子航转过来盯了他好几眼,才堪堪作罢。

得到楚子航瞪视威胁buff*2的恺撒终于肯安安分分地开始查资料,写论文。但有个模模糊糊的念头一直在他脑子里打转:楚子航竟然还会关心他的成绩?

眼看着时钟又慢吞吞地跑了小半圈,论文的进度可能多了一行,或者两三行。反正聊胜于无。恺撒最终决定罢工不干。他转过头去想问楚子航这个问题,突然发现对方的动作好像静止了,正用手肘撑着桌子,手掌贴着脸颊,整个人微微往前倾,眼看着就要趴到桌子上去,看上去居然像是在睡觉。

“楚子航?”恺撒试验性地轻喊。对方迷迷糊糊“嗯?”了一声算是回答,随后便没了反应。

原来楚子航也会在做功课时睡着吗?恺撒有几分惊奇,但也只是惊奇了那么一小下,便轻手轻脚捞过手机,悄悄凑近楚子航,拍了一张照。

照片里的楚子航黑发柔软地垂着,细长的睫毛盖在下眼睑上,看上去不像个危险的混血种,倒像个涉世未深的普通少年。

做完这一切后恺撒重新靠回了椅背上。现在他和楚子航算是“春困症病友”了,呼吸着同样的令人疲倦的空气,谁也无法病愈。可这样多好啊,春天真好,恺撒想。


评论 ( 2 )
热度 ( 83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