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隐身。外链暂时关闭。私信不发链接,谢绝一切转载。

【燕蛇】向死而生(三)

-什么?这篇文竟然有三?

-我不用上树学猪叫了,耶!

-前文整理戳子博 @平陆成江 



     -   

我只身涉险,已十三年。



这一天下着难得一见的大雨,天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灰暗的洪流朝着人们倾泻下来。

一个撑着黑伞的人独自出现在了灵蛇曾经的宅邸前,戴着白手套的手果决地撕开了门上被淋湿的封条。

是飞燕。


他走进了客厅,踩着湿淋淋的军靴直接上了二楼。屋子里简直不能用狼藉来形容,华贵的地毯被掀开,精美的吊灯掉下来摔得粉碎,一大片杂乱的脚印混着干涸的泥土凝固在地上。二楼也是这样。书架倒在书房的地板上,卧室的窗帘、衣柜甚至于床垫下,通通被搜了个彻底。这么多天过去,这里还隐约飘浮着扬起的尘灰。搜查兵的确没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但也破坏了绝大多数有迹可循的线索。

照灵蛇的说法,那份情报被藏在了衣柜里。现在那个红木制成的衣柜大敞着门,翻倒在地,几件军装耷拉在门上,根本不像是还藏着东西并且没被发现的样子。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举步走近,蹲了下去。

这种莫名的信任感让他有些恐慌,一切都来得十分自然:他根本没想过要去质疑灵蛇每一句话的真实性。几天前将军告诉他说,任何希望都不能放过,无论以什么方式拿到情报,都是被允许的。

“无论以什么方式……。”飞燕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那以这种对上级不忠的方式呢?

寒意从脊背窜上来,几乎传到了他在衣柜壁摸索的指尖。飞燕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将军有一双鹰隼般的眼睛,那样的目光注视着他,让他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燕雀。一旦那个人发现自己在审讯记录上做了手脚,一定会取走他的性命,就像杀死一只无力的鸟那么简单。

不恐惧是假的,铤而走险是最危险的事。

飞燕的动作像机械般精准,手指一寸寸摸过衣柜的各个角落,直到指尖扣到转角处一个按钮一般的细小突起时,才猛地停下了动作。

这是什么?

他按下了按钮,惊奇地发现从木板连接的位置起,缓缓翻起来一块轻薄的隔板,一道密码锁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密码是0019,这个他记得很清楚,脑海里甚至还有灵蛇为了防止被人偷听到而特意打手势的动作。他向四周望了望,确定没有任何盯着他的人或物,才飞快地输入了密码。

锁被打开了,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然后逐渐向两边收拢,发出了轻轻的咔哒一声。暗门在衣柜的顶部,飞燕蹲着的姿势很是别扭,看不清黑漆漆的内部,只得伸手去捻。手套的触感滑腻冰凉,他特意取下了手套。但他并没有发现什么,那儿只是用什么东西黏着一个摸上去像是信封的东西,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飞燕手上略一使力,便轻而易举地扯了下来。

信封是用牛皮纸做的,上面什么也没写,甚至没有封口,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五六张纸。飞燕小心地翻开折叠得整整齐齐的信纸,赫然发现那是一封信。写信的人力道很大,每一笔都力透纸背,字迹算不上公正,但十分飘逸,中间夹杂着很多修改的痕迹,像是十分细致地修改过。飞燕一目十行地匆匆扫过去,在整张信纸的中央,有几个简洁明了的字十分显眼,他便多凝住了一眼,唇齿间不自觉地念出了这一句话。

“我只身涉险,已十三年。”


-

下一话给个一句话概括:

我想过无数种我回来的场景,但的确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这里。


谈一下我为什么要起“向死而生”这个题目:飞燕和灵蛇,都算得上置之死地而后生。飞燕为了那一点点莫名的信任,甘愿赔上自己的性命,换灵蛇的生。而灵蛇对于生的希望已经泯灭,但正是这种态度,点燃了飞燕想要让他活下去的念头。他们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互相救赎,从“死”走向“生”。



评论
热度 ( 18 )

© 十面埋伏 | Powered by LOFTER